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其他类型 -> 仙梦红尘录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可惜奴婢身份卑微也不曾去过,只知道陛下住的乾清殿位于皇宫的最中间,是最大的一所宫殿,而太子殿下的东宫,恢宏之势是仅次于陛下的乾清殿,一直往东走,离我们留香殿倒是不远。”

    我偷偷一笑“啊!这样啊,我们快走吧!这天这般冷,糕点该凉了啊!”

    待我叩响梅香殿殿门之时,那挽娘嬷嬷一看是我,不情不愿地将我放进去了。

    “娘娘,可食过午膳了?”我打开棉帘,女子正如我第一次见她般,正虔诚地跪在佛像面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诵经。

    女子闻言,转过身来,眉梢间挂着一丝喜色“梁丫头来了”

    “拜见梅妃娘娘”我缓缓施了一礼,身后的两个丫头也行了礼,退至一边。

    女子急忙走到我身边,轻托我的手臂“快快起来吧!”

    我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淡泊的女子,她身上沾染着一股淡淡地檀香味,闻之让人放松“民女可是打扰到娘娘清修了?”

    “无妨,快来坐”她牵着我的手,让我坐到椅子上,却也不曾放开我的手。

    “那就好,阿婵,阿娇,快将素菜和点心给娘娘端来”我看向两人,她们将食盒放到面前的桌上,缓缓打开,一道道精致又美味的点心摆到桌上。

    “看得本宫都饿了,正好本宫还没用午膳”女子轻掩唇角,端是仪态端庄。

    “娘娘修行辛苦,也是要仔细身子的,这都过了午时,还未用善,时间久了莫要烙下什么病根的”

    “这算什么?娘娘一心修行,早将一日三餐改为两餐,可这些个势力奴才,见梅香殿失了盛宠,一个个都早跑到别的宫攀高枝了,就连平日里的送善内官都怠慢不敬,你看,今日午膳都已至末时,娘娘还饿着肚子,就算端来了,也不过是一些奴才们都不食的残羹剩饭”旁边的老嬷嬷义愤填膺的一番话,让我难以置信。

    就算是如今梅妃失了势,可她依旧占着四妃之首的位置,那些个宫人未免太过胆大猖狂。

    我心中极不是滋味,那女子轻斥出声“挽娘可是觉得跟在梅芳身边,觉得辛苦了?”

    “不敢,主子,挽娘知错,挽娘该打”那老嬷嬷突然跪下,对着自己的脸就是狠狠两个耳光。

    我看向那嬷嬷脸上高高肿起,是下了狠劲的,主仆俩别着劲,场面一时尴尬,我急忙站起身。

    “娘娘莫要跟嬷嬷置气,嬷嬷也是心疼娘娘,忠心为主,娘娘快尝尝这糕点如何,这些都是临王殿下送去留香殿的,民女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便拿来借花献佛了!还望娘娘莫要嫌弃”我拿起一块黄灿灿的点心递给女子。

    她叹了一口气,缓缓接过,浅尝了一口“真是不错,甜而不腻,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这道糯米糕味道依旧,不曾变过,只可惜物是人非!”

    她忽而有些伤感“嬷嬷还不起来,等着梅芳亲自扶您吗?”

    “不不不,老奴自己来,自己来”

    那嬷嬷刚刚站起了身,棉帘突然被从外面掀开,一个中等身材的宦官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的小宦官,其中一个手里还拎了个食盒。

    “呦,梅妃娘娘都吃上了?看来奴才这一趟算是白来了!”他贼眉鼠眼,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往女子身前打转,毫不掩饰。

    “放肆,一个小小膳司内官竟敢对梅妃娘娘这般无礼,已至末时才将午膳端来,这般欺主的奴才,不怕陛下摘了你的脑袋。”

    我腾的一下站起身,狠狠地将手掌拍向桌面,然后又立即将拍红了的手心放到身后,轻轻的甩了甩,内心痛呼,好疼啊!

    那为首的宦官这才把视线移到我身上,我今日穿的正是夜宴那日毫不起眼的青色长裙,本就是刻意如此,反到叫那宦官瞧轻了,只见他眼神轻蔑,自鼻间传来冷冷一哼。

    “哪里来的丫鬟在此撒野,杂家可是御膳房总管的亲侄子,你一个小小丫鬟竟敢对杂家不敬,小成子,小林子,给杂家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那小宦官将手中食盒一扔,冲上前来。

    我根本无所畏惧,看也不看那两人,只是看着地上那被打翻的食盒里,一个泛着斑斑青皮的白膜,和一个盘子里装着什么式样的菜都应有尽有,可这盘菜明显是别的菜剩的,好多盘拼成一盘的残羹剩菜,我眼眶一下红了。

    “刘总管息怒”突然一个白色身影挡在我面前。

    我急忙将她反护在身后,狠狠地朝着冲上前来的小宦官就是一脚“欺软怕硬的狗奴才,生而为人,我劝你们善良”

    而另一个小宦官还不及近到我身前,就被一只脚狠狠地绊倒,阿婵嘴角微微上扬。

    那宦官看两个身强力壮的人都不及一个女子威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下不安,难道这人大有来头,可她衣着普通,又相貌平平,难不成是那个宫的主子不成,他微微迟疑。

    “你到底是何人?敢不敢报上名来?”

    “本姑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梁梦尘,若要寻仇,尽管来找我”

    “梁梦尘是谁?”那为首宦官一脸不解,看向那身旁两个小宦官,谁知他们皆摇了摇头,一脸懵懂。

    “管你是谁?待杂家禀告了我那坐御膳房总管的叔叔,你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哼!”一个小宦官急忙捡起地上的食盒,三人仓皇而逃。

    “梁丫头没事吧!”那女子急忙上前,仔细打量着我,生怕我哪里受了伤。

    “民女没事,方才多危险啊娘娘,我是修道之人,就连三头六臂的妖物都毫不畏惧,又怎会怕区区双手双脚的普通人,娘娘下次千万记得保全自己”我扶着女子的肩膀,试图让女子平静下来。

    不一会她眼中仓皇的神色渐退“好,你无事便好”

    “娘娘快坐下,民女都饿坏了”我抱着我平坦的小腹,一副可怜相,女子这才急忙坐到位置上,拿起一块糕点喂给我。

    她眼中满满的疼爱之色,我想我懂了,眼前的女子想必,是把我当成了她“早夭”的孩子了,我又何尝不是,从小“缺失”的母爱,这让我在一个陌生的女子身上体会到了。

    除却方才那不快的一幕,我与女子竟是相谈甚欢,从诗词歌赋,谈到人间百态,又从人间百态谈到佛法道学,我这才知道女子凭的什么曾经盛宠不衰,她气质清冷高洁,不攀权附势,又才华横溢,这样的女子即使是徐娘半老,也是让人不得不爱。

    我与两丫头出来梅香殿时已是辰时,夜幕早已降临。

    我接过女子递过来的灯笼,依依不舍地跟她告了别,并承诺她,闲暇时一定常来看她,她这才将我放了回去。

    此刻的我,不禁暗暗下定决心,像刘总管这样的“恶毒”的人,不管有多少,我一定要将他们“铲除”,梅妃这样良善的女子,他们怎么能狠心去欺负。

    到了梅香殿,我哄着两个丫头出去,便唤出青木剑,朝着东面疾驰而去,却不知身后有一个着夜行衣的人瞧瞧跟在了我身后,那人法力远远高于我,我竟丝毫都不曾发觉。

    青木剑狠狠划过天空,不过半刻钟不到,我远远的便被一座巨大的宫殿吸引,即使隔着老远,那牌匾上东宫二字,异常醒目。

    q201812071u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