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穿越重生 -> 后手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欢迎您!!!www.25ksw.coM\|m.25ksw.coM[二五KSw]\?1IND23SKDI3SSZ11?|
    卢纪之的话,让路承周很是生气。

    他很想问一下重庆,卢纪之到底是海沽站的情报组长,还是总部派来的特派员。

    “你执意发报,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卢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是海沽站的情报组长吧?”路承周蹙起眉头,不满地说。

    “火,我这个情报组长,其实有没有都一样。”卢纪之迎着路承周的目光,淡淡地说。

    到海沽后,卢纪之很快感觉到,自己在海沽站,似乎是多余的。

    火焰对他很冷淡,只是交待让他负责情报收集、汇总。

    不要说海沽站的其他人员,就算是情报组的人员,他到现在还认不全。

    特别是情报组的副组长马淑一,他到任后才见过一次。

    “你对海沽站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情况也要一点一点了解。”路承周缓缓地说。

    重庆空降一个情报组长,路承周表面上热烈欢迎,实际上还是有想法的。

    他想要架空卢纪之,甚至都不用特意交待。

    “我觉得,自己已经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卢纪之坚定地说。

    “不管如何,先过了这关再说吧。”路承周淡淡地说。

    只要卢纪之配合,他以后可以让卢纪之担任真正的情报组长。

    “放心,日本人绝对找不到我。”卢纪之信心满满地说。

    “好吧。”路承周叹了口气。

    卢纪之既然对重庆如此重视,他自然无话可说。

    他只希望,卢纪之能说到做到。

    只是,路承周心底,却有一丝担忧。

    在沦陷区工作,最重要的可不是意气用重,而是谨慎从事。

    卢纪之到海沽,对电台之事闭口不谈,将重庆的命令置于到海沽站的工作之上。

    这让路承周很是不满,他认为,卢纪之其实不适合担任海沽站情报组长。

    卢纪之更像是重庆的特派员,或者是海沽站之督察。

    “你今天晚上要给卢纪之放哨,一旦有异常马上通报。”路承周随后特别交待方南生。

    “,卢纪之明知道电台暴露,还敢发报?”方南生诧异地说。

    “人家是向重庆汇报,再说了,既然跟他说了,应该会有所防范。”路承周说。

    路承周晚上也向重庆发了报,但他没有汇报卢纪之的情况。

    卢纪之是重庆派来的情报组长,不是特派员,也不是督察。

    如果卢纪之出了事情,重庆只会找他这个海沽。

    卢纪之不服从管理,戴立和毛善炎也只会认为是他无能。

    如果路承周向重庆诉苦,甚至打小报告,也只能说明,路承周黔驴技穷。

    卢纪之的事情,路承周没有让马玉珍去做,她当时还有些想法。

    然而,当她在二十五号路的死信箱,收到蚂蚁的情报时,马上庆幸自己没有任务。

    看到情报后,马玉珍迅速去了法租界七十号路7号。

    “这是蚂蚁的最新情报。”马玉珍见到程瑞恩后,马上递过去蚂蚁的最新情报。

    自从她再次与蚂蚁联系上后,蚂蚁的情报,开始用密写。

    虽然每次看情报会麻烦,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值得的。

    “明天晚上,北站会有两列载有面粉的火车?”程瑞恩用碘酒在纸条上擦拭之后,纸条上很快露出字迹。

    “这些日本鬼子,都快让老百姓活不下去了。蚂蚁有什么指示?”马玉珍问。

    “装面粉的列车只停几个小时,他的意思,将消息散布出去,由我们组织饥民,由他们自行搬运面粉。”程瑞恩说。

    他没想到,路承周竟然想到这样的主意。

    自从海沽水灾后,海沽的民伶俐不知日益艰难,特别是最近的,粮价不断高涨,已经有很多人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自行搬运?不就是哄抢么?”马玉珍蹙起眉头。

    “两列车的面粉,又是在北站,我们能怎么办?难道放把火烧掉?”程瑞恩说。

    他支持路承周的计划,就算能烧掉这些面粉,也最好能将面粉送给老百姓。

    “此事,我们恐怕做不到。”马玉珍说。

    就算她同意,让海沽的百姓去哄抢面粉,可是,她是情报人员,发动群众可不是她的现职。

    “没关系,我可以联系海城委。”程瑞恩微笑着说。

    上级早就给了他与海沽城委的联系方式,就是为了这样的事情而准备的。

    方南生安排行动组的人,在卢纪之的住处周围监视。

    然而,快到凌晨时,卢纪之突然提着箱子出去了。

    今天晚上,他不准备在家里发报。

    方南生很是意外,但他还是安排人悄悄跟了上去。

    然而,卢纪之很小心,他提着箱子,在巷子里穿梭,方南生又不能被他发现。

    过了两条小巷子,方南生竟然失去了卢纪之的踪影。

    第二天早上,马玉珍一大早赶到二十四号路15号,向路承周汇报了此事。

    整个海沽站,只有马玉珍能第一时间联系“火焰”。

    方南生在出事后,也是先告诉了马玉珍。

    “卢纪之是怎么搞的?”路承周蹙额攒眉,更换发报地点,确实能打扰侦测车的侦测,但突然更换地方也很危险。

    “只要安全就没好,上面怎么派来这么个组长?”马玉珍不满地说。

    在路承周面前,她无需刻意隐瞒自己的情绪。

    “不管如何,这已经是事实了。以后,情报组的工作,可以向卢纪之有限度的汇报。”路承周沉吟着说。

    “是。”马玉珍点了点头。

    “对了,昨天晚上,卢纪之在哪发的报?”路承周问。

    “他没说,方南生也没好意思问。”马玉珍说。

    既然卢纪之甩掉了方南生,自然不想告诉他。

    “只要没出问题就好。”路承周摇了摇头。

    然而,路承周到宪兵分队后,才知道出了问题。

    昨天晚上,宪兵分队的两台侦测车全部出动,松本昌弘、冈奇敏夫等人,都待在侦测车上。

    “今天凌晨的发报地点改了,显然,对方很警觉。可是,这样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川崎弘得意地说。

    “情报一室的任务是什么?”路承周问。

    “清查英租界昨天晚上登记的所有住户。”川崎弘冷冷地说,他的语气像极了发现猎物的孤狼。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