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网游言情 -> 穿越之轻松当军嫂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虽然白玉用内力给自己和白子安降温,但是也不敢完完全全的让自己和他不出汗,不然就太明显了。

    在这跟大乱炖一般,像个大蒸笼一般的笼子里,只要是人不出汗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因此白玉也只是让小家伙稍微舒服那么一些,热还是热,但是不至于让他热的觉得难受。

    在所有人都热的受不了的时候,火车上的乘务员背着白色的泡沫箱子来卖雪糕,穆程给大家一人买了一根,虽然过后还是热,但是总算是舒服一时是一时。

    煎熬了三十个小时左右,一行人总算是到了京都火车站。到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白玉领着琪琪一家残和弱,也没想着直接去霍家,准备先叫车去京都的白家四合院。

    只是出站口上,白玉提着包背着白子安,带着一行人往外走的时候,看到举着“白玉”牌子的绿军装,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上前跟他说,“我是白玉,你是……”

    那人放下牌子,啪的立正,就跟向上级汇报似的,“我是霍老司令的警卫员刘大龙,奉警卫队队长陈东的命令来接您。”

    “你怎么知道我这时候到?”

    “我们有两个人轮班,一直守在火车站。飞机场也有人在守着。”

    “情况很紧急吗?”白玉轻声问,并微微侧身躲开了,上前准备接过白子安的刘大龙。他也没多想为什么白玉不让他帮忙背孩子,就弯腰接行李,这回白玉倒是让他拿了,提上行李,刘大龙才说,“这是机密,我属于警卫队的外围人员,首长的情况我不知道。”

    整个医院,霍长安住的那层楼都戒严了,信息根本流露不出来。

    既然他不知道,白玉也没有再问,经过三十个小时的煎熬,大家身上都馊了,白玉身上也不例外。这绝对是她有生以来最脏的一次,因为众目睽睽之下,连清洁术都不能用。衣服里面看不到,但是头发又是油又是汗的都不像个样子,她只能用手梳一梳,编个麻花辫披在肩上。

    她一点都不像闻到自己身上的这股味道,本来打算回去洗洗,再去医院的。

    只是现在霍家竟然派了人守在火车站、飞机场,说明霍长安情况刻不容缓了,白玉也没有矫情的非要洗澡,屏蔽上嗅觉就没事。她带着人上了刘大龙开来的军车,只是根本坐不下,把行李放好之后,拦了一辆车跟在刘大龙后面,一路开到军区大院。

    计程车进不了大院,最后登完记之后,是保卫处派了人,帮忙把他们送到霍宅。

    再不舍得,白玉还是把白子安叫醒了,“安安,我现在就跟这位陈大龙去医院看望霍爷爷,你把川柏、穆程,还有琪琪家带到霍家好好安顿下来。我让胖胖和嘟嘟守着你,我回来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知道吗?”

    “姐姐,我们到京都了啊?那你去,我会听话的。”白子安刚醒,眨巴着萌萌的大眼睛,乖乖的被军区大院的警卫牵着手站好,跟已经坐回车里的白玉挥手。

    不等白玉再说点什么,心急首长安慰的刘大龙,就一脚踩上油门,开车离开了。

    警卫把人送到霍宅,得到陈婶的确认,才离开了。白子安就跟陈婶说,“陈婶婶,川柏是我姐姐的徒弟,穆程是姐姐的朋友,琪琪妈妈是姐姐正在医治的病人。只是姐姐手上的治疗还没有做好到可以交给川柏的地步,所以只有带他们一起来京都了。”

    “陈婶婶可以让我们洗澡,再吃点东西,安排睡觉的地方吗?”

    陈婶本来就喜欢白子安,这一年不见,白子安又懂事了好多,这安排的有条有理的,她哪有不应的?忙招呼宅子里的其他佣人动起来,给他们帮忙。

    至于白玉到了第一军区医院,就被拿着仪器各种探查,背来放针包、药**,还有几包草药做掩护的书包,也被里里外外检查过。她自己当然也没有逃过被女军人搜查,很有点想转头就走的冲动。只是都受这么大罪的来了,为这点事闹着要走,好不划算。

    唉,这些人真是太笨了,大夫、医生要杀人,真是太容易了。病房里什么工具不可以用,何况自己这个中医大夫,一根金针,什么人不能杀啊?再这样搜查有什么用,有本事,不让自己去给霍长安看病才是真的。

    不管白玉在心里怎么吐槽,偷偷翻几个小白眼,她还是乖乖的配合了。谁加人地位高,靠山大呢,还要在这里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得罪部队的高层人物,简直就是找死!

    进了病房,白玉看到霍长安那一秒,心里的抱怨和吐槽,全部都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她上前仔细的看了看面色透着青灰的霍长安,以前见他的时候,白玉就看出来了。这个人肯定是做惯了大家长,习惯板着脸的男人。可是现在年纪来了,心变得软了,他愿意试着改变自己,陪着老伴儿聊聊天、说说话,也愿意对家里的小辈笑呵呵,让他们亲近他。

    三十岁才结婚,现在已经八十四岁了,霍长安还没有重孙子。像川柏的太爷爷王木通,不要说重孙子,玄孙都差不多要抱上了。她看的出来他很羡慕,只是萧云雷和苏酥夫妻的子女要是定要姓萧,那就没有子女缘。至于霍云霆,白玉以前不懂为什么这样一位老人,会莫名的这样喜欢自己。

    现在她知道了,全是因为,他知道孙子喜欢自己,所以爱屋及乌,愿意给自己一份属于他的善意。

    说真心话,三百年,没有过长辈的白玉,很喜欢霍云霆的爷爷奶奶,他们对晚辈的谆谆教诲和满满慈爱宽和,都让白玉很尊重、很喜欢。

    听说白玉到了京都,飞车赶过来的霍成邦冲进病房,看到白玉只是握着老父的手,怔怔的看他的脸,心里咯噔一下。

    他是知道当时小闺女怎么说动老父给霍小二,让她给动手术的。想来那时候这小闺女眼睛里全是坚定和信心,才能让老父亲动容的。霍成邦相信自己的父亲,要是在白玉身上一点希望都没看到,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他也不会那么快就签字,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会为了疼爱的孙子等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绝不可能提前把小二交到一个完全没盼头的人手里。

    只是现在白玉这样看着老父亲发愣,而不是动手治疗,难不成……霍成邦握紧双拳,哑着嗓子问,“阿玉,我爸他……”后面的“不成了吗?”怎么也说不出口,陈嫂接电话之后跟家里人说过,她必死之人是不治的。

    被霍成邦出声,打断了思绪的白玉,放开了老爷子的手,回头看霍成邦眸光黯淡,眼角和嘴角全都下垂,知道他误会了,忙摇摇手,“霍伯父,你误会了。霍爷爷没什么事,我有办法。”

    只是这到底要怎么着手呢?直接说,不行吧?这是把把柄送到当权者手里。既然不能说,又要怎么办呢?

    “那你打算怎么治疗?你需要什么药材,我让人去给你找。是要药浴,还是直接针灸?”

    难道自己治疗的套路,大家都知道了?可是这次什么药都不需要啊,这能怎么说?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