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玄幻仙侠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宁州城内,杨稻生看着自家王爷一口气喝下去一碗汤药,后又看一眼被自家王爷放在了茶案上的药碗,杨稻生才开口小声道:“那边来了消息,说没探听到莫良缘是否还在辽东军中的消息。”

    秦王抬眼看自己的幕僚。

    杨稻生说:“严冬尽应该不会让莫良缘冒险,可万一莫良缘去了睿王那里,那?”

    秦王似是有些疲倦了,掩嘴打了一个呵欠。

    三更的打更声从开着的窗外传进屋中,除此之外,从窗外传进屋中的,还有好像永远也不会停歇的虫鸣声。

    秦王放下掩嘴的手,王爷看一眼自己这只皮肤皱得厉害的手,过了一会儿才道:“随她吧,她就是去了香州城,也应该没什么用处了。”

    自家王爷这是已经安排人手去了香州城?杨幕僚心头一颤,但这样的事,秦王不主动说,他是绝不敢问的。

    “没事了,”秦王挥手让杨稻生退下。

    杨稻生想想还是道:“王爷,那折寄火那里?”

    “折寄火要想来攻打宁州,他这会儿就应该已经兵临城下了,”秦王道:“怎么?害怕了?”

    “不,”杨稻生忙就摇头。

    “那就好,”秦王笑了一笑,温声道:“夜深了,去休息吧。”

    杨稻生行礼告退。

    “不用担心折家军,”秦王看着杨幕僚走到门前了,突然又道:“折寄火现在还不敢来宁州。”

    “是,”杨稻生停下脚步,转身给秦王行礼道:“多谢王爷指教。”

    “去吧,”秦王又是一挥手。

    杨稻生走出书房,天气很闷热,杨幕僚擦一下额头的汗,扭头看一眼自家王爷的书房。

    “先生还有事?”有侍卫上前小声寻问。

    杨稻生忙道:“无事。”

    快步走出秦王书房所在的庭院后,杨稻生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没敢再在庭院门前停留,杨稻生快步离开,自家王爷身边的护卫太严密,已经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

    独自坐在书房里了,秦王这才使劲捂着嘴,伏在茶案上剧烈咳嗽起来。他的肺疾不但不见好,反而越发地严重了,咳着咳着,秦王扭头看向了自己放在书房里的坐榻,坐榻小几的抽屉里,放着半**莫桑青用来保命的药。

    王太医如今可以肯定,这药对身体虚弱之人有奇效。秦王如今不但肺疾加重,身体也虚得厉害,每日入睡醒来之后,盗汗都会将衣衫浸得湿透。

    盯着坐榻小几的抽屉看了一会儿后,秦王又半身趴伏在了身前的茶案上。还是再等等,按着因为咳嗽而疼痛的肺部,秦王爷暗自想,这药王养杏还没有摸透,还是得再等等。

    至于自己的病,秦王的脑海里,不自觉又出现伏龙山口,莫良缘纵马向他袭来的模样,他如今的伤病都拜这个女人所赐。闭上眼睛,默念一声莫良缘的名字,秦王的嘴角边噙上了冷笑,处置完李祯之后,他就该处置莫良缘了。

    秦王爷在宁州城里,杀心日盛,而香州城里的睿王坐在灯下,听完面前侍卫的禀告后,紧锁了眉头,道:“她不该来。”

    侍卫是奉钱敬之命提前赶回来报信的,听了自家王爷的话后,侍卫没敢吱声。虽然不能确定,但这年轻侍卫是听到风声的,对于太后娘娘到香州城之事,严冬尽是很不高兴的。如今自家王爷也说太后娘娘不该来?和着这还是太后娘娘自讨没趣吗?

    “她现在到了哪里?”睿王问侍卫道。

    侍卫说:“到了李子镇。”

    睿王眉头皱得更紧了。

    “王爷,”侍卫大着胆子说:“现在再让太后娘娘去严少爷那里,已,已经来不及了吧?”

    睿王看自己的这个侍卫。

    侍卫不敢跟自家王爷对视,忙就将头低下了。

    “你……”

    “哥哥,”睿王的话被安平公主的说话声打断了。

    “何事?”睿王问。

    安平公主站在门外,光听同胞兄长的两字问,她也听不出她这哥哥的心情是好是坏来。咽一口嘴里的唾液,安平公主说:“母妃想见你。”

    “我还有事,”睿王马上就道:“你让母妃休息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得空再去看她。”

    “皇兄!”安平公主喊了一声。

    睿王捏一下眉心,挥手让侍卫退下,同时冲门外道:“安平你进来。”

    侍卫拉开了书房门,低头让安平公主进书房后,他才轻手轻脚地退出了书房。

    “母妃有什么事?”看一眼站定在自己面前的妹妹,睿王低声问道,他忙了一天,这会儿说话的嗓音发哑。

    安平公主忙道:“哥哥,外祖父来了。”

    睿王一愣,道:“谁来了?”

    “外祖父,”安平公主急急地道:“他这会儿在母妃那里,哥哥,您快些过去吧。”

    睿王愣神,魏家的嫡长孙魏湛在帝宫杀莫良缘不成,反被杀,自己执意问罪两个舅父之后,他与外祖家就已经反目了。此次他带着李祉和整个朝廷由京城退到江南,魏家没有选择再跟随在他的左右,魏老爷子带着全家归故里了,这会儿这位老爷子又到江南来了?

    安平公主见自家哥哥坐在书案后面迟迟没有反应,便又喊了睿王一声:“哥哥?”

    睿王抬眼看安平公主。

    安平公主说:“哥哥您还在怪外祖父吗?”

    睿王说:“他与母妃说了什么?”

    安平公主老老实实地道:“外祖父与母妃坐着相对流了一会儿泪,外祖父说他不放心我们,所以特意找了自己的门生,拉了一支兵马来香州助哥哥你一臂之力。”

    “他还带了一支兵马来?”睿王问。

    安平公主点头,说:“是,我亲耳听外祖父这么说的,母妃很高兴,差点跪下谢外祖父的这个大恩。”

    魏敬亭身为翰林院的掌院学士,门下弟子是很多,可睿王不记得,他外祖父的这些弟子里,有弃文从武的,这位老爷子是从哪里拉出一支兵马来的?怕是找这个门路,老爷子都找不到吧?

    安平公主小心翼翼地打量睿王,等了一会儿,见自家兄长又不说话了,公主殿下小声道:“哥哥,您还在怪外祖父吗?”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