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女主综合 -> 正牌美女总裁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正阳轻咳一声,看看跟萝莉似的阮秋:“得,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估摸你心里有谱了,等颜子宁醒来,我得跟他交代交代,以后别叫我大哥,这辈分啊,一定不能乱!”

    “还不滚蛋,我带着苏小姐到你的核心部门溜达溜达,让她切身体会到仁爱制药真正的实力。”阮秋凑到李正阳耳畔悄声道。

    李正阳嘴角肌肉一阵颤抖:“大姐,您忙,我闪。”

    言毕,李正阳快步离去。

    阮东海的病房在三楼,李正阳推开房门的时候,阮东海正盘膝坐在病床上休养生息,李正阳走到他面前,精粹的真气顺着手腕传了过去,很快阮东海苍白的面色渐渐恢复些红润。

    “李正阳?”阮东海睁开眼睛,笑着问道。

    “阮叔叔怎么知道是我?”李正阳在病床上坐下来,将苁蓉递到阮东海面前,“来一根压压惊?”

    阮东海看着红色的苁蓉烟盒,犹豫了下,从中抽出一根,衔在嘴里点燃后,狠狠抽了口,对李正阳道:“这烟还像以前那样难抽。”

    李正阳将烟枝拿在手里晃晃:“还好吧,有劲儿。”

    “辣嗓子。”阮东海指着自己的喉咙,笑道,“抽进去好像有东西黏在嗓子口,吐出来可惜,咽下去难受,就像你的师父关仲华。”

    我靠,你见过老混蛋?不过转念一想阮东海见过他很正常嘛,毕竟老混蛋小宇宙爆发,勾搭了阮东海的大闺女。

    “呃,阮叔叔,你跟我师父打过交道?不对啊,你们俩级别不对称,按理说没那个可能。”李正阳试探着问道。

    “论实力,就关仲华那蚂蚱般的实力,我真懒得看,谁让我是阮夏的父亲呢,只不过你那不靠谱的师父脑子经常梗塞,走到最后都不知道我是阮夏的父亲。”阮东海想到过往的岁月,瞟了李正阳一眼,“既然你已经知道这层关系,称呼还不改改,叫我阮叔叔,不合适吧?”

    李正阳面部肌肉一紧,呵呵笑道:“这个阮叔叔,老混蛋跟你的交情是你们的,咱们的是咱们的,我要称呼你阮爷爷说不过去,你看起来比我年轻多了。”

    阮东海一愣,将李正阳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毫不客气的道:“有其师必有其徒,关仲华这王八蛋油嘴滑舌脸皮比城墙厚,你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这个老家伙,仗着年岁比劳资长几十年,还倚老卖起老了。李正阳满头黑线:“阮叔叔,咱们扯点儿正经的成吗?”

    “成!”阮东海看向李正阳,正色道,“过来的阮家人,除了苏秋雨和颜子宁,基本都是知根知底的,先前的叛徒在路上已经清扫净了,你无须为仁爱制药的安全工作操心。”

    不愧是阮秋的老爹啊,瞅瞅这脑袋瓜反应多块,劳资还没看口,人家就把答案说出来了,光唾沫星子省下不知多少。李正阳呵呵笑道:“有阮叔叔这话,我们的审查工作恐怕也轻松许多。”

    “还是谨慎一点儿好,人心隔肚皮啊。”阮东海盯着李正阳的眼眸,一字一句的道,“你比关仲华谨慎,也比他能耐。”

    李正阳一点儿都不谦虚,撇撇嘴道:“你说的是废话,老混蛋怎么能跟我比?我也不怕告诉你,若不是我,他早饿死多少遍了!”

    提到老混蛋的做派李正阳就来气,小声嘀咕道:“也不知脑子怎么想的,明明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成问题,还支援暗月,我若早知道,早一点加入,暗月怎么着也不会沦落到那般境地,更让人无语的是脑袋瓜也跟灌了铅似的,没那个实力跟夺魂盟搞,就卧薪尝胆慢慢发展自己呗,非硬着头皮跟人家死磕,结果硬生生被打死了。”

    “你的师父不是被夺魂盟的人打死的。”阮东海一脸凝重。

    李正阳浑身一颤,面色一冷:“阮叔叔,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阮东海扭头看向窗外浓浓的夜色,徐徐言道,“阮夏跟你师父的事儿,我们家的态度其实不支持也不反对,毕竟阮夏自小多病,大家都由着她,此外我生怕她吃亏,暗中对关仲华多关注了些,你刚才说的没错,关仲华确实脑子灌了铅,没那个实力还要为玉合宫挣脸,结果闹了个灰头土脸,不过夺魂盟那个苏天涯并没下狠手,那场比试,你师父伤不至死!”

    李正阳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阮叔叔千万别告诉我,老混蛋承受不了失败的屈辱,自个儿抹了脖子?这也太脑残了。”

    这都什么人啊,关仲华是你师父,没大没小的!阮东海面部肌肉一阵狂抖:“关仲华受伤之后,我给他留了枚紫玉丹,诡异的是,没过两天你师父就死了,我还特地去看看他的尸体,他没外伤却经脉寸断丹田成灰,更加诡异的是,他死亡的时候面容很是安详,这种致人死亡的手法在武门世界不多见,不!准确来说,在宗门都不多见。”

    李正阳霍然而起,盯着阮东海的眼睛:“阮叔叔,你今儿过来该不会是拉仇恨的吧?”

    阮东海饶有兴致的看向李正阳:“你觉得呢?”

    “除了这些,没其他线索了?”李正阳冷声问道。

    阮东海耸耸肩膀:“下面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如果有线索,你发现我都不一定发现,这些天来仁爱制药横空出世,纵然吆喝的声音不响,将每件事拿出来细细一琢磨,都耸人听闻,若说幕后老板脑神经缺点儿润滑油,恐怕老天爷都吐血,李正阳,杀害你师父的另有其人,并且实力深不可测,至于原因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条线索,我想这条线索你已经猜到了。”

    “《天地战心决》!”李正阳点燃一根香烟,狠狠抽了几口,“你说的是这个?”

    “玉合宫的门规很诡异,门人至多不超过两名,往往都是师父在临死前才将《天地战心决》交给下一个继任者!”阮东海紧蹙着眉头,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如果玉合宫真要洗刷耻辱,应该广收门人,可偏偏玉合宫就这么玩儿,至于《天地战心决》是不是像大家想象中那么垃圾,你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回春堂多年积累,高阶武道心法不胜枚举,可细数历史上的天资卓绝者,除了大小姐,再没有人比你进阶更快,从气势看你是中仙级中阶,比我实力要差,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具备秒杀我的实力。”

    李正阳对此并不否认:“如果刺杀,我有信心让你没还手机会,《天地战心决》是一本至高无上的心法,这一点在利物浦的时候我跟阮凌菲已经达成共识,如此说来,老混蛋死亡的背后,水很深。”

    李正阳那个烦啊,原本以为老混蛋的事儿都解决了,哪里想这还没完没了了,单单这一条线索要找出干掉老混蛋的幕后黑手,比登天都难。老混蛋啊老混蛋,你这辈子够窝囊,没享过多大的福就嗝屁就罢了,死都不知怎么死的,话说你点子背也就算了,还拽上了亮光闪闪的劳资!先前至少咱知道谁干了你,现在你是被人杀死的还是被狗咬死的哥们儿都不清楚,这不是难为人吗?

    李正阳脸色很不好看,呃,如果这时脸色还好看,那就是没心没肺。

    “你也不要为这事儿浪费太多心神,师门大恨确实要报,不过报仇之前先考虑怎么活下去。”阮东海想到仁爱制药的处境,眼皮子直跳,“我都听阮秋说了,夺魂盟和玉剑门不会放过你,现在冷家又跟你走到对立,从外面传来的风声看,貌似你跟美国超能战队的关系也不怎么好,你这仇恨拉得有点儿逆天啊。”

    您老还好意思说?李正阳翻了个白眼:“是我想拉仇恨吗?是仇恨乐此不疲愣我头上砸啊!藏到地洞里,这玩意儿都能跟踪过来,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办法?走一步算一步,还是那句老话,虱子多了不咬人,我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阮东海见李正阳这般一说,笑了:“恐怕走到最后,与你唱对手的家伙骤然发现,从仇恨拉起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被判了死刑。”

    李正阳冲阮东海拱拱手,皮笑肉不笑的道:“阮叔叔,承您吉言了。”

    “我这人眼皮子浅,脑袋瓜转的也不快,不过幸运的是,生了个聪明绝顶的女儿,蒙大小姐器重,最后时刻由阮秋统领全局,凭借我对她的了解,既然将回春堂的落脚地选择在仁爱制药,显然大小姐对你寄予厚望。”阮东海看向李正阳的眸中掩饰不住喜爱,“关仲华有你如此出色的弟子,我很欣慰,纵然表面从未承认过你那不成气候的师父跟阮夏的事儿,可老夫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女婿,只是”

    “规矩多,成见多,阻挠多!”李正阳替阮东海做了回答,毫不客气的道,“也正因为这般,回春堂才沦落到今日地步,原本多好的底蕴,看看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面对李正阳直言不讳的批评,阮东海并不介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一个人会永远停留在巅峰,而今正是回春堂最落寞的时候,庆幸的是,回春堂的人还在,有你这个平台,我想距离回春堂的重新崛起应该要不了多久,怕就怕最后回春堂不姓阮,而姓李!”

    李正阳嘿嘿一笑:“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这几天让阮大姐带你了解下仁爱制药的基本情况,以后根据情势,给大家伙儿安排点儿任务。”

    阮东海蹙蹙眉头:“你还真不客气,是不是我们的人一进仁爱制药,就把我们当成自己的菜了?”

    李正阳摆摆手,正色道:“阮叔叔,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给你们安排的工作肯定和振兴回春堂有关,丑话我已经在阮大姐面前说过一遍了,考虑到您是长辈,还是要先给你打打预防针,别到时候您骂我不是东西,仁爱制药会尽可能照顾回春堂的利益,但在人事安排和具体行动方面,必须是莉莉丝说了算,为凸显回春堂的地位,阮大姐可以象征性的出任副指挥,但绝对不容许撼动莉莉丝的领导权威,这是原则。”

    阮东海幽幽叹了口气:“你也别强调了,稍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怎么做,说句难听话,普天之下,仁爱制药可能是回春堂唯一的寄身之所,别人没那个胆子。”

    别人不是没那个胆子,是没那么疯!李正阳看看天色,对阮东海道:“天色不晚了,你们奔波许久也累了,我先告辞,你也早休息。”

    将病房门关上,李正阳对着身着ol职业套裙的韩映雪道:“大冬天穿这一身,真准备要了风度丢了温度?老大,这里是通阳,不是夏威夷!”A5S365Z5W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