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现代言情 -> 画魂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欢迎您!!!www.25ksw.coM\|m.25ksw.coM[二五KSw]\?1IND23SKDI3SSZ11?|
    依照风湮的猜测,如果坤休当真是为了祸乱天下而想要控制住她,那么最佳的武器就是来自于魔界的一种极其稀有的邪恶之物——心魔。

    可是风湮的心智本就极其坚定,纵然她如今法力有损,那也不是心魔这种东西说控制就能控制的,除非坤休愿意耗费大量的时间以及他自身大量的法力去炼化一颗心魔,然后强行将这个东西送入风湮的体内。

    且不说此举究竟要耗费掉坤休多少时间和法力,就算是勉强将心魔炼化出来,他又是否还有足够的力量去强迫风湮服下这颗心魔?

    综合上述种种,风湮感觉自己隐约得到了一些答案,坤休是想借用成婚这个幌子,施展他的一石二鸟之计。

    坤休想要颠覆三界,挡在他面前最大的一道障碍就是魔界与外界之间的结界,这等强悍的禁制存在一日,便极大的限制着魔族的行动一日。

    自上古时期以来,世世代代的魔尊一定都在努力的瓦解着那限制着他们自由的结界,而直到坤休这一任魔尊,这个心愿终于就要达成了。

    可是突破结界必然也要消耗坤休不少的法力,若是等到结界被破,而他却因为实力不在巅峰而抵挡不住三界各方强者对他们的打压,最终功亏一篑,想必他就是灰飞烟灭也不会甘心的。

    然而突破结界的实力耗损终究不可避免,那想要避免功亏一篑,就只能从那些对他有威胁的强者下手。

    这天地间谁对他的威胁最大?风湮连想都不用想,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那个对于坤休而言威胁最大的存在,自然就是当今的修罗王苍妄。

    有了这样的认知,风湮的心头愈发的苦涩起来,不为其他,就为自己和苍妄的相知相爱成为了对抗天地浩劫的最大的软肋。

    那个男子本来是有着与坤休一战的实力,但是很不幸的是,他遇到了她。像他们这样几乎是站立在三界最巅峰的大能,心中一旦有了牵挂,那就意味着有了弱点。

    这无关乎他们本身的实力强弱,也不存在谁拖了谁的后腿,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不再是孑然一身,他们的身家性命不再只属于自己。

    如今,事情已经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这般难以挽回的局面,坤休几乎已经快要达成了他的目的,因为风湮实力的消褪,坤休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控她。

    只不过在真正的掌控风湮之前,坤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充分的利用已经处于弱势的风湮来引诱苍妄自投罗网。

    如今才想明白坤休的真正目的,风湮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愚钝了。不过还好,她并非是全无准备的,纵然她已经决定了今日就要魂赴黄泉,但是在离开之前,她说什么也得给予坤休重大的打击。

    至于苍妄……

    风湮有些忐忑,她既盼着他能来,又担心他若真是来了,会不会在与魔族的交战之中吃亏。尽管她能够确定,苍妄是断不会在此殒命的,可对于自己牵肠挂肚的那个人,换了是谁都会忍不住去担忧。

    风湮心头思绪万千,以至于身边的婢女手持托盘在她的身边轻唤了第三次“魔后”,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可是当她把目光看向那托盘上那只精致的酒盏时,她的手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且不论那酒里有没有掺着什么堪比穿肠毒药的东西,就仅凭这杯酒所代表的意义,风湮也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这个手。

    女子的举动和神色坤休自然都看在眼里,他当然知道风湮不可能是因为感情才答应嫁给他,成为魔界的新一任魔后。

    可是这又如何?他本来也就是个不知情为何物的魔头而已。这天地间所有能形容得出来的恶念他都具备,于是,看见风湮容颜倾世,他便起了色心,想染指、想将她占为己有,这对坤休来说都是很正常的情绪。

    只不过,看见风湮在这最后一步犹豫至此,他的心里自然还是颇为不悦的。不管这个女子愿意不愿意,在坤休的眼里,她都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除了乖乖的听话,他不会给她别的选择。

    大步走到了风湮的身边,坤休微微俯下头来,看似亲昵的在女子的耳边低声说道:“怎么?事到临头了,想反悔吗?”

    风湮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本宫为何而来你心知肚明,这些虚礼还是省省吧,免得摆到台面上来说,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虚礼?”坤休挑了挑眉,嘴角虽然还挂着笑,但是眼底已经是一片冰冷,“神女该不会以为本尊将你娶回来只是放在寒嵬宫里当摆设的吧?”

    风湮心中冷哼一声,明知故问道:“那不然呢?难不成魔尊还指着本宫伺候你不成?”

    本以为自己暧昧的暗示会让风湮恼羞成怒,没想到这个女子到了如今这步田地竟然还能如此淡然,坤休着实是愣了愣,随后索性话锋一转,轻笑道:“无所谓,既然夫人没有伺候夫君的自觉,那就换本尊来伺候夫人吧!”

    这一句“夫人”唤得那叫一个顺口,顺口到让风湮都要怀疑他之前是在冷冰冰的称呼别人为“神女”。

    风湮因着这称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坤休却是在话音落下就一把抓起她的右手,迫使她拿起了身边婢女一直托持着的酒盏,然后用力把她拉向自己的身前,将自己持酒的右手绕过她的右手,单方面的强迫彼此摆出了喝合卺酒的姿势,随后仰头便将自己杯中的酒水喝了个干净。

    风湮显然是十分抵触与这个男子的接触,奈何现在四下全都是魔界的强者,此时与坤休硬碰硬恐怕目的尚未达成她便已经吃了大亏。所以风湮只能蹙着眉头与坤休暗暗较着劲,不愿让这个男子再与自己靠近分毫。

    说是较劲,但是不出一会儿,风湮便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此处是魔界,没有天地灵气供她恢复自己的法力,换言之,除非她使用什么禁术使得自己的实力骤然暴增,否则她的力量用一点便少一点。

    “夫人还真是顽皮,迟迟不肯喝下这杯合卺酒,难不成是在等为夫喂你?”坤休悠悠开口说着,只不过他脸上暧昧的神色一下子就让风湮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就在坤休意有所指的说出“喂你”这两个字之后,他那牵制着风湮右手的左手便猛然加了一把力,使得那个本来就不是风湮出于本意想要拿着的酒杯不断的靠近他自己的嘴。

    随后,就见他一脸淫笑的盯着风湮的表情,然后将风湮手里的那杯酒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这一瞬间,风湮的脑海里的猛然划过她与苍妄第一次以彼此真正的身份见面的那一日,当时在太宵宫的临风亭,她所心仪的男子正是不由分说的将酒喝进他自己的嘴里,然后再以嘴对嘴的哺喂给她。

    但,这是苍妄才有的特权,这世上任何一个男子妄图对她这么做,那无疑都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眼看着坤休的面容在自己的视线之中越靠越近,风湮终于是再也按捺不住了,她不想再顾及自己眼下的处境,她只想拼尽全力,守住与苍妄有关的一切念想。

    就在她准备调动自身所有的法力施展出她事先就在洛书残片内布置好的阵法的时候,祭坛外围忽然传来了数声惨叫。

    除了风湮和坤休之外,在场的魔族统统都将视线朝着声源处望了过去,就见到有好些个站在外围的倒霉家伙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飞了出去。

    两位正主之所以没有往那里看,一来是他们此刻都没打算分心,他们都在提防着对方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举动,二来就是,他们都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

    很快的,周围又传来阵阵哀嚎声,声音由远及近,直到有几个实力不济的魔一脸痛苦的被打飞到风湮和魔尊的脚下。

    “放开她。”一个低沉的带着压抑不住的怒火的男子声音响彻在整个祭坛之上。

    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风湮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开始加速。

    他来了,他终究还是来了。他是为了自己而来的。

    三个多月了,没有见到他,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连风湮自己都没想到,这个男子在此时出现会令她如此感动,甚至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她本不是个柔弱的女子,她的世界不需要英雄救美,她盼着他来,不过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她只是希望在浩劫真的降临的时候,她能够与这个男子携手创造出一线永世相守的机会。

    然而,他真的来了。

    风湮很想回头看看他,但是她不敢。这一刻她不是怕坤休趁机对自己不利,而是……她原本打算独自赴死的计划因为这个男子的到来而必须要改变,变成另外一个她一直担心会成为奢望的计划,而那个计划里,有苍妄。

    AA27180817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