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女主综合 -> 凤血江山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Ww%W.%25ksw.com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若能与相爱之人,一世缠绵,不仁天地,是否欢愉?

    然,我非天地!终究得在这怪道中,如狗一般活着!

    温存之后的简陋山洞中,站着这么两个人,一个是平日里少有正形,被人议论成痴傻侯爷的魏长丰,一个是红衣换玄服,乖张沉阴郁出的廖炎。

    魏长丰一身大袄竟是一身山野老村夫的打扮,那个挂了满脖子满手的鎏金装运珠也褪下了!

    “殿下!启程了!”魏长丰苍老的声音似乎被外面呼啸的北风给淹没了!

    山洞里没有一个人回应他,只有一个人均匀的鼾声,睡颜下的伍祥威,皱着眉毛,笔挺的鼻子微微的动了下,似乎愤怒。

    封仁云想这个人怎么想着留着滑稽的胡子,真是不好看。

    可他转而又想,若不是他蓄上胡子,他又怎知他的另外一面。

    他想熟悉他的任何一面,这样就不会擦肩而过。

    廖炎受了风寒,声音沙哑的说道:“值得吗?”值得用一世幸福换这缥缈虚无的大道吗?值得为这明知会破碎的江山,向那有虎的山上走吗?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何为大道?自爱既是大道。

    可这世界林林总总万千人,均无一人上天眷顾,均无一人上天抛弃,能容忍奸赁邪滑,能容忍大爱无私,更是能容忍在这二者之间挣扎而活的万物。

    “天地仁,大道三千,无不活如狗,无不归尘土,哪有什么值不值?”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可怜的,真是受不起廖炎蹂躏般的质问。

    “那就走吧,这三千的道你选了这一条,又何故惺惺作态?”

    “你这张嘴,上辈子是被人缝过吗?”封仁云到了廖炎一眼,他收回抚摸在伍祥威脸上的手,站起身来,对把自己裹成粽子的魏长丰深深一揖:“前辈,他就交给你了。”其实他想说前辈,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可是又深深的憋回去,他的命会终结,这终结绝不是好终结,他不愿承认伍祥威是他的命,他不愿他与不幸有任何牵扯。

    若爱成刀,挖恋者一人之心,你会将刀伸向何人。

    年关已过,大雪更是下得肆无忌惮。

    高高在上的那一位,发了一道喻诏,说是思念,这可有可无的儿子!

    或许,边关已定,他这可有可无的儿子,只是用来讨曹寅欢心!

    或是用来权衡那他只认为高端的权衡手段。

    帝王如斯,天下不幸,帝王如斯,匹夫可诛。

    只是,封仁云是那帝王的儿子,他想诛,又想起幼时父慈子恭。他欲诛,苦无实力。

    或许真如那些乱民所说,天有新锐紫气,腾腾东来,东璃扶摇万里,二龙相争,封家的气数已尽。

    泱泱大国,帝王家族手中尽是权利富贵,一遇不孝子孙,一遇无能君主,一遇奸赁臣民,便是如大厦之倾,绝无商榷。

    更枉论儿女情长,缘至则合,缘尽则离。

    “如今,便是缘尽……”封仁云说完这句话,便把手抽离伍祥威的脸,一脸决然,只是他为想到,那沉睡的人居然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封仁云惊讶地看着那人的眼睛,心中又是窃喜就是恐惧。只见那人,并没有悠悠转醒,似乎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眉头紧锁。

    封仁云自嘲的笑出声来,那药的分量是自己下的,即便这人是铜皮铁骨,也得锈上一段时间。

    封仁云感受着眼前人握着他手的力度,他抽出一只手来,触了触伍祥威的脖颈,果然,一片濡湿。

    这用力一抓,得需多大的力气呀!

    “你们先出去吧,我给他换身衣服。”

    廖炎深感无力,她真想上去一巴掌打醒这钻牛角尖的人。

    于是烈烈的寒风悬崖上,两句无奈的背影,搓手跺脚而立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他解开他之前为他穿好的衣服,眼前的现实与记忆重叠,愉悦却眉头紧锁,“初见你时你的妇人之仁,以及对我的不屑,真的好讨厌。明知你心中自有丘壑,我却甘愿做了自娱自乐的人,自娱的人总爱遐想连篇,让我以为你有钢铁般的身,便有钢铁般的心。我错了,你不应该来的,不应犹豫,不够果决的人……”

    他细细吻过他的胸膛,想留下印记,却又蜻蜓点水。

    不够果决人,容易爱上一个人。

    炭火用完了,廖炎出门前在那烫盆上加了几块木头,木头噼啪作响,让人以为融入了干竹。

    吻开始变得密集、承重,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留下他每一个吻。直到他咬着他的耳朵轻轻呢喃:“天等云建一面图案,以为因信物,生离时忆起一念一笑,谁方悸动,天以为大,笑之间尽是多情。云可能幻,莫测变化全为肆意,缠绵时,别离时,勿问心意……勿问,勿动妄念,最好不见。”动则死别,死于肆意的情。

    而死别则是,即便你已经身在冥府,只要人世间还有一人钟情与你,这情便不是死别。

    如果这一打断话他舍得掐头去尾,简洁成三个字,也不会被噼啪的炭火寻得泪流不止,可他一个连自己性命都无法把握的人,如何有资格说那三个字?

    五百士兵护卫一个即将受到责罚的皇子,再穿过前面的林子就出了通幽谷地界。

    “就要出通幽谷了!”廖炎盯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

    “怕死?”

    看着封仁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廖炎用喉咙哼了一声,“杀你这个皇子还要挑时间?”还真不用挑时间。

    马行得越来越慢,马车顶盖发出巨大的声响,砰的一声。

    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纷纷觉得对方的嘴都是乌鸦嘴,不知道是谁憋不住笑出了声来。

    士兵赶过来,连忙请罪,怕里面的两位贵人受惊了。靠近马车只听到里面男女声混杂错乱的笑声。

    小兵不得不等里面的人笑声停止了之后才禀报道:“卑职该死,未能注意到树上积雪,惊恐了殿下!”

    里面的人咳嗽了一声,调整了呼吸,“原来是积雪,没事儿,继续前行。”

    “殿下!”士兵补充道:“路上积雪严重,恐马车难行!”

    “那你们的意思是停车驻扎,还是让本王下车铲雪?”

    纵然这位是纵马斗鸡之人,也是皇子皇孙,小兵沉住气应声道:“我等奉命维护殿下安全,定竭尽全力,多有得罪之处,实属无奈!”

    呵,一个小小护卫士兵,有如此大的口气。不知是他太无能,还是这小兵太精明。

    找了背风地段,便停下来驻扎,因人多说话行动使树枝上的雪不断往地下砸。

    五十来个士兵清空了附近树上的大块积雪,剩下的小积雪就扑簌簌地往下落。

    封仁云等马车停在一棵大树底下。大树底下没什么积雪,便铺了张毛毯,搭了一个简易的小帐篷。架起了一张矮几,两人席地而坐。因为天气太冷,廖炎残短的指关节隐隐作痛,她便拿来了药膏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

    士兵拿了烈酒,架起了炉子,便被打发了出去。

    封仁云温好了酒,给廖炎倒了一小杯,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

    封仁云连续喝了几杯,他每喝一杯,都会给廖炎倒一杯,直到他把那一小盅酒给喝完了,想再要添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一滩酒,而廖炎的酒杯满满的溢出来。

    封仁云不满的啧了一声,这一声惹毛了廖炎,廖炎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抽出手来来过封仁云的大棉袖子往桌子上一抹,棉袖子很是卖廖大姐的面子,中间袖子所到之处,无不把凸起的酒吸干,留下一片酒渍。

    封仁云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瞄了一眼廖炎正在抱着小手炉烤着手上的药。

    就这此时,一阵大风刮过,树上结成了冰晶的雪砸了下来,许是砸到了马,马儿嘶鸣起来。

    原本那些对此次任务有抱怨的士兵,此时训练有事的士兵围着封仁云。

    “有人……保护好殿下!”

    一个大头兵尽职尽责的把封仁云从帐篷里拉出来,打士兵牛高马大,虎背熊腰,一手拿着大刀截断欲要把封仁云刺成刺猬的箭,腾出另一只蒲扇般的大手,把碍事的封仁云往地下按去。

    封仁云天灵盖承受着来自大头兵的压力,十分识时务地往地上摔,摔了一个屁股墩。

    此时廖炎在别人的帮助下,撑着一个大盾往封仁云在身边靠拢。

    封仁云接过廖炎手中的盾牌,两个人躲在盾牌后面。

    廖炎蹲在雪地里,一边给封仁云撸袖子,一边埋怨他的大袖子。

    等袖子撸起来,封仁云手臂上的连发小弩机变露了出来,廖炎把那折叠的弩机架好,上好了箭矢。

    封仁云瞄准了一个穿着与着天地同色的白衣刺客,一箭射过去,一名白衣人砍人的动作顿了顿,许是这冬天他穿的太多,那箭矢没入的皮肉不多。就在他正要把腹中的箭拔出来时,却是“轰”的一声,也没来得及看自己皮肉飞溅的场面。

    AA27180817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