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 女主综合 -> 盖世武狂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天佑以为成功了,从地站了起来,看着九头魔犬此刻的样子,恐怕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小子,还好本长老来的及时,不然你的小命可要丢在这里了。”

    只见灰叶长老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手也拿着一块令牌,令牌面写着“茗泉”两个大字,正闪闪发光。

    “这个是被九头魔犬附身的关凌云?要不是阁主事先给了这块令牌给老夫,老夫还真的控制不了这个魔物!”灰叶长老看了一眼地的九头魔犬。

    李天佑看了自己手的掌教令牌一眼,又朝灰叶长老手的令牌一眼,照灰叶长老这么一说,是他用手的令牌救了自己一命,而自己手这块掌教令却丝毫没有用?

    一想到这里李天佑冒出冷汗,要是真是这个样子的话,灰叶长老在晚到一步,恐怕真的会死于九头魔犬之手。

    九头魔犬此刻趴在地,缓了一缓才从地爬起来,他先朝灰叶长老看了眼,接着扫视到灰叶长老的令牌,又看了一眼李天佑道:“李天佑,你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气,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杀掉你!”

    “刷!”

    九头魔犬的身子消失在了原地,看来是离开了。

    “灰叶长老,快去追啊,在不去九头魔犬跑了。”李天佑焦急的对灰叶长老道。

    谁知灰叶长老反而笑道:“追,老夫拿什么追,九头魔犬是风属性凶兽,速度之快算在半神都难寻敌手,老夫追的到吗,在说他现在的境界是不高,但是难保不会突然提升,老夫还不一定是他对手呢,要是打不过他反被他杀不丢脸丢大了?”

    原来灰叶长老是怕打不过九头魔犬啊。

    李天佑瞬间对灰叶长老鄙视起来。

    “小子,你在想什么呢,你要知道要不是刚刚老夫救了你,恐怕你早被那畜生吃下肚子了。”灰叶长老有些许生气。

    李天佑只得陪着笑道:“老师的本事学生自然知道,只是不知道老师突然来找学生是所谓何事?”

    “何事?阁主想见你,毕竟你之前可是犯了大罪,罪孽还没消除呢,和老夫说说你在无间涯之的经历吧,看样子是没杀死九头魔犬,只是你也不要慌张,老夫给你在阁主面前求求情,死还是不用死,顶多去戒律堂里关几年是。”

    李天佑点了点头,将自己在无间涯之的经历说了出来,当听到李天佑击杀了方腾半神的爱徒郑明时灰叶长老脸色铁青,再当听到李天佑击杀了仙云阁首徒关凌云时灰叶长老打断了李天佑的谈话。

    “你别再说了,你的事情老夫帮不了忙,我们还是去见阁主吧,到时候自然有分晓。”

    说完这句话灰叶长老额头之全身汗珠,李天佑闯下的祸已经不是他一个灰衣长老可以承担的了。

    云金殿之,此刻热闹非凡。

    茗泉阁主躺在椅子有俯视众生的感觉。而仙云阁阁主陈武生也漂浮在半空之,保证了视野可以和茗泉阁主一致。

    两阁之间重量级人物几乎都到齐了,陈武生后面站着数十位灰衣长老,其还有好几名金袍长老,而茗泉阁的长老们也是站在茗泉阁主身边。

    隐云子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场面的尴尬。

    “两阁互相派遣九头境以下的弟子进行交手,不许使用超过百铭神器以的法宝,不许使用丹药加成,两人交手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仙云阁这边派出了一名看似老态龙钟的修士,他额头布满了皱纹,头只剩下皮包骨头,若是不仔细看,像一张头皮包裹在骨头一般。而腿脚也是瘦的厉害,若是风大一点都恐怕会被吹倒的人。

    但是看到这个人出场时茗泉阁的诸多长老脸丝毫没有一丝轻松的表情,反而面色凝重。

    此人是仙云阁阁主前首徒许真杰,许真杰在大概二十年前也是威震云阁的一号天骄,但是据说修炼仙云功走火入魔,导致境界一夜之间退散,再也无法超过八荒境巅峰,这二十年来更是再无精进一步,所以渐渐变得无人问津的地步,但是她的实力和实战能力绝对在关凌云之。

    许真杰朝隐云子行了一个礼道:“大长老,若是待会交起手来,刀剑无眼,我不小心将茗泉阁弟子击杀,是不是也无太多问题。

    隐云子朝茗泉阁主瞥了一眼,发现她并无表态便点了点头道:“只要不是一心下死手,擂台武当然生死自安天命。”

    许真杰呵呵笑了起来,配合着他那近乎似骷髅的头,听得在场之人一阵阵头皮发麻。

    茗泉阁这边的金袍长老寒笑生出言道:“大长老,许真杰是前辈人物,这种人物也能出手弟子们之间的交手?”

    “许真杰在仙云阁只是个普通的弟子而已,境界也未突破八荒境巅峰,这点有隐云大长老在自然能够看出来,既然境界没突然八荒境巅峰还是我仙云阁弟子,为何不能出战,还是寒笑生你怕了?”仙云阁这边的金袍长老江凡笑道。

    寒笑生怒道:“江凡老儿,你在说些什么狗屁东西,我堂堂茗泉阁会怕你,你是不是想先和我打一场,来啊!”

    “谁怕谁,打打!”

    隐云子明显有些不悦,他脚猛的朝地一踩,带起一层波纹状的气势朝周围扩散。

    “嘭!”

    “啊!”

    气势强大无,在场除了茗泉阁主和陈武生两人还能镇定自若之外算是金袍长老都明显有些不好受。

    隐云子这下出手是告诉在场之人说话要小心,毕竟还有他这个云阁大长老在场。

    待气势过后,见没人敢在出言,隐云子道:“许真杰的条件确实符合出战弟子要求,没有问题。”

    听大长老这样一说,许真杰笑的更加大声了。

    “残星和晓月,茗泉阁先谁?”许真杰知道茗泉阁的玄榜武者她们两位,所以直接点出了她们两人的名字。

    晓月转过头看向茗泉阁主,想征询她的意思,茗泉阁主点了点头,示意晓月可以出手。

    “唰!”

    晓月出现在金殿央,众人见状都朝后退去,将央一大片空地留给二人。

    隐云子也退得远远的。

    许真杰笑道:“晓月妹妹生的如此俊俏,要是一不小心被划伤脸可不好办了。”

    晓月只听的心里恶心,俯下身子打算行礼之后在进行试。

    许真杰眼杀气一闪,居然没有躬身还礼而是抽出腰间佩剑猛的朝前刺去,直刺晓月的心脏。

    晓月被这突然其来的一下弄的猝不及防,胸口先了一剑,然后猛的朝后退去。

    此刻许真杰的小眼睛闪着邪恶的光芒,手的剑正滴落在血珠。正是刚刚刺晓月留下来的。

    “兵不厌诈,晓月师妹,怪只怪你太年轻了。”

    虽然这种做法让在场诸人都在心里骂道卑鄙,尤其是茗泉阁众人。但是只要最后的胜者是许真杰,活下来的那个是他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

    “晓月战斗经验还是不足啊!”楚百易感慨道,虽然他在心里也骂许真杰卑鄙,但是胜负才是最重要的。

    晓月此刻要害被许真杰刺,不得不用手捂住胸口,她也没料到在云阁这个地方居然还会有人在试前偷袭的。

    可能一般人为了名声做不出来,,但是眼前这个许真杰可以说是曾经失去过一切的人,此刻除了胜利他别无所求。

    许真杰的步伐如同鬼魅一般移动起来,趁你病要你命这个道理许真杰掌握得十分了得。

    “乒!”

    两柄剑撞在了一起,许真杰的剑法简单但是处处进攻晓月的的各个要害位置。

    晓月招架起来显得十分狼狈,用力一剑将许真杰迫开,向后退去。

    只见晓月的手腕在空舞动起来,要想胜利只有出其不意了。

    当看到晓月的剑招时本来躺在金椅之的茗泉阁主也端坐起来,显得有些重视。

    寒笑生看了一会道:“晓月使者使得是什么剑法,怎么十分类似出云剑法?”

    楚百易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的胡子道:“虽然很像出云剑法,但是貌似并不是出云六式,更像是附加的剑招。”

    “不用猜了,那是出云剑法第七式-风卷残云。”茗泉阁主十分确定那是出云剑法第七式,因为除了创立剑法的人,自己对这套剑法可以说是最熟悉的。

    寒笑生道:“出云剑法真有后三式?传说由云阁剑道天才剑青所创立,威力之大更是可以匹敌圣意剑法,那这么说晓月使者现在还有一线生机。”

    楚百易道:“没想到晓月使者的气运居然如此之好,能够得到剑青得传承,要知道剑青可是号称云阁历史以来最强弟子的称号。”

    正说话间,晓月已经连续使用了第七式和第八式出云剑法,许真杰此刻并不好受,身结出的片片霜冰告诉他,接下来晓月的剑法将十分恐怖。

    “接我最后一剑吧!”

    AA271903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